欧冠

应县木塔陷修缮之争古建修缮方案争议大图

2019-06-09 08:4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小孩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小孩病毒性发烧要几天

应县木塔,站在木塔西侧,能够看到木塔二层区域明显向内倾斜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位于山西应县城内的应县木塔是目前世界上现存最高、最古老的纯木结构建筑。这座九百多年前建于辽代的木塔,浑身上下没用一颗铁钉,全部架构均由卯榫咬合而成,千年承重数千吨而不下沉,这样的奇迹让应县木塔和法国埃菲尔铁塔、埃及金字塔一起蜚声海外。

保护原状还是保护残状?

然而,这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木塔却一直处于扭曲状态,近年来,这样的扭曲日渐加剧,究竟该怎么修复,却始终没有确定的方案。为保护木塔安全,从1989年起,我国就开始研究应县木塔的保护工作。但至今,24年过去了,修缮方案仍没有最终确定。应县木塔为什么难得救治?

应县木塔算是柴泽俊的一块心病。修了近半个世纪的古建筑,应县木塔是他唯一一个没有完成的作品。

十年前,卸任山西省古建筑研究所所长时,柴泽俊曾经决心再不去关注木塔。但几天前,和谈论应县木塔,他为应县木塔疾呼。

柴泽俊:“木塔损坏情况严重。一定要千方百计的抢救,应县木塔绝对可以和埃及的金字塔和意大利的比萨斜塔三塔并驾齐驱。这样最高最古的木建筑如果坏在我们手里,我们看到它损坏到这个程度,不去修复,等待它损坏,我觉得实在是应该是这一代的。”

柴泽俊的担忧,源于近年来应县木塔不断扭曲的现实。这座国内现存时代最久远、体量最宏大的木结构楼阁式建筑,近年来饱受塔身倾斜的困扰。从应县木塔的西南方眺望木塔,能够清晰的看到,木塔二层向东北方向倾斜。

柴泽俊:“到那个西边,就在下边,就在这场子里面,就能看见那木塔扭曲的现象。”

文物爱好者唐大华曾经用竖直的伞柄作为参照,来对比应县木塔二层局部的倾斜程度。

唐大华:“第二层的西南侧面,它这个柱子内倾是十几度的内倾,非常严重了。”

应县木塔内部结构图 摄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这样的倾斜至今没有停止。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对应县木塔4年来进行的实时监测显示,应县木塔二层倾斜程度不断加剧。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工程师王林安:“这个倾斜是在继续发展,如果我们把历史上的测绘数据给它综合起来呢,它的倾斜是在加速发展。”

仪器的监测结果与柴泽俊当年的观察大体一致。1957年,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柴泽俊第一次去勘察应县木塔,他认为木塔基本完整有倾斜,但不明显。

王林安:“那个时候我也是刚参加工作,有些情形可能看不出。到60年代之后就开始斜了,明显了。到70年代非常明显。越发展越扭曲,扭曲已经变形了,所以这个速度就加快了。一个柱子在没有歪的时候,这个速度很慢,到歪到一个程度速度歪的就很快了。”

柴泽俊认为,应县木塔出现扭曲,主要源于20世纪30年代当地进行的一次错误修缮。

柴泽俊:“1935年,在抗战前夕,地方上的一些绅士,和当地国民党的有些的县令,认为玲珑宝塔上面的墙壁不好看,把它换了格栅了,这一换,这个柱子可以随便的倾斜,就不稳固了,原来的斜撑子把这个墙撑的很稳,这个柱子想摇晃都摇不了他们把这个都撤掉了。不管柱头还是柱脚想移动难得很。”

而塔内结构的改变,也改变了木塔周边柱子的承重能力。

柴泽俊:“按照他的承重功能来讲,柱高,如果倾斜度超过了柱高的百分之十五,这个柱子就没有垂直的承载能力了,上面一压就出现了这东西,倾斜度超过柱高的百分之十五,他的垂直承受能力就大大减弱了。”

必须要对不断扭曲的木塔做出修缮,曾是当年许多文物保护工作者的共识。但争论的焦点则在于究竟选择哪种修缮方案。

应县木塔没有一根铁钉,我们想象不出古人是怎么建的木塔,怎么维护,怎么修缮可真是让现代的建筑专家、文物保护专家犯愁。其实,多套方案早已出炉,迟迟推行不了,是因为专家们的根本思路就有差异。木塔的修缮到底该听谁的?

经过多次开会讨论、论证、投票,最终,应县木塔修缮保护管理委员会邀请的专家中,绝大多数专家赞成使用抬升修缮的方案。柴泽俊也是赞成者之一,他认为这种方法,稳妥、透明,能让全世界看到怎样修复这个复杂的木结构楼阁。

但抬升修缮的方案并没来得及呈报国家文物局批准,2004年国家文物局再次邀请专家,对应县木塔的问题进行讨论,最终做出“继续观察,暂时不修”的决定。应县木塔的修缮问题再次回到原点。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侯卫东并不认为,修缮方案难缠等同于对应县木塔的修缮研究处于停滞状态:“对木塔的维修这么多年大家有很多想法,而且这些想法,一直在不断的探讨。并不是说木塔没人管,放弃这么多年,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只是说大家还没有拿出一个人人都能信服的方案,就是各方面都同意大家都觉得好。这种方案比较困难。”

从2008年开始,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负责对应县木塔的检测与前期保护研究,即时监测数据显示,木塔局部倾斜在加剧,侯卫东认为,应县木塔整体上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危险”。

侯卫东:“木塔一些大的结构目前并没有风险,并没有大的倒塌崩溃或者开裂,这些大的风险,目前都没有。”

基于这样的考虑,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倾向于对木塔进行“现状修缮”

就是保持现在的样子。让它尽管有残损,尽管有不足。但它不会继续坏,不会产生更大的,比如说崩呀、到倒塌呀、结构的构架的损坏就行。

但这样的修缮方案,遭到了柴泽俊的明确反对。

柴泽俊:“如果说我们把那作古建筑修坏了,保持修坏的状态,我认为这不是保持原状,而是保持残状。”

除此之外,柴泽俊更担心,用维持现状的方案修复的木塔,能否像往日那样抵挡住外力的损坏?

柴泽俊:“一旦狂风或者地震损坏在我们手里,当然你没有,有狂风可以替你遮挡嘛,有地震可以替你遮挡,这都是自然灾害,你抗拒不了的,可事实上我们是能够预防的,我们没有防住,明明知道损坏到这个程度了,我们该修没有修,该保护没有保护,绝不能无辜的损坏在我们手里。”

今年9月,专家投票,最终认定,是否通过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提出的“现状修缮”方案。柴泽俊则建议,投票前,专家们能再去应县,登上木塔,感受一番。

柴泽俊:“我希望你一定要上去感受一下,你要去了,一定要到正西面的二三层,你们自己看它歪到什么程度了,扭到什么程度了,体会一下。提醒这些职能部门,担负起这个,把木塔保护起来。”

为保护还是为申遗?

中国之声此前报道了目前世界上现存最高、最古老的纯木结构建筑应县木塔,一直处于扭曲状态,而且这种扭曲的状态目前在不断加剧。等待了二十多年后,今年九月,相关部门或许会公布对应县木塔的修缮方案。但另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则是,应县木塔目前已经进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而有残损的建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则必须出示修缮方案,即将公布的应县木塔修缮方案究竟是为了申遗还是为了修缮?出台的方案能否真正保护应县木塔?

对应县木塔保护的研究,早在24年前已经开始。但至今也没有一个确定的修缮方案对外界公布。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侯卫东并不认为,修缮方案难产,等同于对应县木塔的修缮研究处于停滞状态。

对木塔的维修这么多年大家有很多想法,而且这些想法,一直在不断的探讨。并不是说木塔没人管,放弃这么多年,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只是说大家还没有拿出一个人人都能信服的方案,就是各方面都同意大家都觉得好。这种方案比较困难。

从2008年开始,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负责对应县木塔的检测与前期保护研究,实时监测数据显示,应县木塔二层倾斜程度不断加剧。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工程师王林安:这个倾斜是在继续发展,如果我们把历史上的测绘数据给它综合起来呢,它的倾斜是在加速发展。

即便如此,侯卫东认为,应县木塔整体上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危险”

木塔一些大的结构目前并没有风险,并没有大的倒塌崩溃或者开裂,这些大的风险,目前都没有。

虽然认为目前没有大的风险,侯卫东表示,他们还是要对木塔进行维修,因为“不能心存侥幸”

我们最起码让它安全第一,再增加一个安全系数是更好的。从哲学的观点来说,这一代人都是过客,不要把所有历史都担在自己身上。木塔到了现在,根据我们现在的理解,就是再给它增加一个保险系数。这就是我们现在下一步要做的事。

基于这样的考虑,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倾向于对木塔进行“现状修缮”

就是保持现在的样子。让它尽管有残损,尽管有不足。但它不会继续坏,不会产生更大的,比如说崩呀、到倒塌呀、结构的构架的损坏就行。

一个多月后,也就是今年九月,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提出的“现状修缮”的方案将提交评审,这很可能是应县木塔修缮的最终确定方案。去年年底,应县木塔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而有残损的建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则必须出示修缮方案。争论许久无法定夺的修缮方案选择在这样的时间点出台,是真的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修复方案还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需要?

“现状修缮”方案,是否能够真正的保护木塔?山西省古建筑研究所前任所长柴泽俊深表怀疑:“这个方案可以做一点工作,但是能够起多大作用实在不敢说,应县木塔不是你现在拿钢丝能固定住的,你现在的倾斜度你往回扭你扭不动,你拿什么扭?”

侯卫东曾解释,现状修缮的方案是最大程度的保护历史,因为“应县木塔扭曲已是既定事实,而这种扭曲的状态也应该被看成是应县木塔历史状态的一部分。”

你把它重新装一次,就成了新的形态、新的样子。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举个简单的例子,斜就是一种形态,它的这种倾斜就是一种形态,代表一种历史。如果你落架了,把斜扶正了,压碎的换成好的,他那就直了。木塔,这一千年留下的印记、很多故事没有了,很多做为历史的见证没有了。

这样的修缮理念,柴泽俊强烈反对。

我认为那不是保存原状,那是保存残状。现在的状况是残状,清清楚楚的,木塔在1935年被修坏了,修坏的东西我们现在就保留坏的状况,我实在认为于理不通。我是觉得要保持残状,这种思维本身就是很大的毛病。

他甚至认为,这种保持现状的方案实际上是拒绝修缮的托辞。

根本不上去检查一件一件,一层一层,一面一面检查,才能说出那些能用,那些不能用,将来需要更换百分之几的构件。一次这样的工作都没有做。保护的方法上有一点弱点,对木塔来讲有弱点可是天大的事。

除了方案本身被专家认为存在缺陷,方案的出台时间也引起舆论的猜测、联想。2012年11月,应县木塔被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而按照规定,有残损的建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则必须出示修缮方案。争论许久无法定夺的修缮方案选择在这样的时间点出台,会不会是因为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对此,应县文物局局长赵畅并没有正面回复。

:如果没有一个确定的方案的话,像他这样有这样的问题,它能够去申报么?

赵畅:这个咱还到这一步,咱先进入了预备名单,先往前推一步(再说),到最后确定的时候就会公布,现在国家文物局就已经把它放进预备名单了,排名上册了已经。

赵畅说,应县木塔申报世界遗产成功,首要的好处便是能对应县木塔进行更好的保护。

申报成世界文化遗产就由原来的国宝,就是由原来的中国人去保护变成由世界人去保护,那我肯定认为是件好事。

但柴泽俊对“现状修缮”方案能起到的保护效果表示担忧,因为即使现状修缮的方案能够保证目前扭曲的木塔不再加剧扭曲,但如今,木塔二层数十根柱子的倾斜度超过15%,即便保持现在的状态,他们又是否能够抵挡外力的摧残?

一旦狂风或者地震损坏在我们手里,当然你没有,有狂风可以替你遮挡嘛,有地震可以替你遮挡,这都是自然灾害,你抗拒不了的,可事实上我们是能够预防的,我们没有防住,明明知道损坏到这个程度了,我们该修没有修,该保护没有保护,(应县木塔)绝不能无辜的损坏在我们手里。

柴泽俊提醒,真要等到木塔倒塌崩溃,再去真正的“纠偏”为时已晚。因为,应县木塔的损毁早已到了“等不起”的程度:

柴泽俊:木塔损坏情况严重。等不起了,我大胆说一句,甘肃发生6.6级地震,如果应县发生6.6级地震,木塔如何不敢说。

:那狂风呢?

柴泽俊:对,那就出问题了,我都不敢说了。(韦雪)

鼓浪屿婚纱照图片欣赏 鼓浪屿婚纱拍摄攻略
哪个牌子的钻戒最好 2017品牌钻石戒指推荐
结婚证丢了能补办吗 补办结婚证需要哪些手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