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破纹夜 第三百七十九章──移形换影

2019-10-12 18:4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纹夜 第三百七十九章──移形换影

第三百七十九章──移形换影

画面变成刚才段破刀刺出那惊天一剑。

时间彷佛慢了起来。

剑意洞破虚空,几乎眨眼间,便来到金千机的眼前。只是金千机面上找不到任何惊恐之色,仍然那般淡然的笑容。下一刻,金千机与那被段破刀无视的青色木狼,神乎奇技的换位了!

因为隔着影像,他们无法判定。但一些纹术高手从中感觉到,这大概是一种特殊的纹术──与傀儡之间互相产生共鸣的纹术!

这一手移形换影,令段破刀势在必得的一剑落空的同时,金千机与段破刀的距离因此而瞬间变得近在咫尺!当金千机那双白晢而修长的五指探向段破刀的后颈,准备握下的瞬间已被龙怀月操控铁血巨塔,把手掌弹开。

段破刀面上青白交加,断然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一式古怪的换位纹术击败!想起失之交臂的不朽木,再想起那块家传的五彩神原石……他再次暴怒出声:「我不服!以金千机脆弱的身体,哪怕握住后颈也伤不了一宫境的我!」

说到这里,其他人看向段破刀的目光已有几分不屑。

真论对决而言,段破刀已是输了无疑。此刻的解释已是带着几分无赖、耍赖的感觉。

全场仍然寂静无声,足以充斥整个演武场的巨大投影再次一转。

其画面停在金千机探向段破刀、与后颈只有数寸距离的影像。

只见随着他的手探出,那白晢得不像男人的手,却是在数秒间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五指突然青筋暴现,其五根指甲猛地突起变得尖锐而锋利,骤眼看上去更是不像人类的手,彷佛某种可怕纹兽的凶爪!

段破刀见状,都是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只感后颈微凉,那如芒刺在背,令他难受至极!

此时,龙怀月的声音自入塔之后,首次响彻演武场:「胜负已分,待大比完结后遵守赌约,否则本座将亲自出手。」

无数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都把目光落在段破刀身上,认为大概是他与金千机有了什么赌约之类。但竟然能让堂堂血龙仙子替其担任见证人……

他们看向段破刀的目光都多了一抹凝重。

只有段破刀心情烂透了。

不朽木没赢到,竟然还把自己家传最后一件宝物都输了……

而且看到石台上,冰冷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冯殇……

「哼,还不是想要我家传最后的宝物!」对于自己父亲托付的冯殇,他并没有太多的感情。除了一件纹兵之外,冯殇也没有对他付出太多感情。哪怕是不朽木,冯殇也只是想藉段破刀令自己声名鹊起而已。

…………

离开金千机后,徐焰一边百无聊赖的走着。

只是这里的血意着实足够浓郁,哪怕他已经够强大的肉体仍然在血意的影响下不断的壮大。感受到那股充实的力量感,徐焰的郁闷微退,对于第八层的血意更加期待了。

徐焰很敏感的捕捉到,这次所谓的学院大比,哪怕没有任何奖励,能够进入此塔并成功吸收血意离开,便是最大的一场造化!对于他们这些年轻一辈、正值成长期的修者而言,获得如此强大并没有任何副作用的肉体成长机遇,绝对是难得至极。

只是现在第七层空间不算太过辽阔,自然不会容许他如此轻松。

身影破雾而出

,双方却是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徐兄,这样巧。」

徐焰也是有点惊讶。

虽然看上去毫不在意,但徐焰深知每上一层便越是困难。自己因为金千机、左狂澜等人的保护,才能如此顺利来到第七层。但眼前……却足足有三人,两人略为落后一步,把居中的人显出其身份。

「你这边真够热闹。」徐焰有点感慨,这铁血战门的实力确实不凡。来到第七层却是足足有三人。只是徐焰不知道连同刚被蓝咤赶出塔外、已被史奉收为二弟子的孙新谷,铁血战门足有四人进入第七层。

当然,这也与纹者前期实力更强的原因在内。

李白、宋巧、程冷柏。

李白看到徐焰也是有点无奈:「徐兄才是令我惊讶,没想到徐兄竟然能走到第七层。」在他看来,徐焰只是锻造及医术天赋绝佳,但竟然能走到第七层?

徐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只有你们能走到这里?」

李白摇头,语带古怪:「既然大家都是争个名次及机遇,徐兄,别见怪。」徐焰再次瞪他一眼,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威胁成份:「李白,别忘了。我可是说过,给你打造纹兵,却不能在学院大比中对我出手。」

一旁的程冷柏都是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李白竟然也找此少年打造纹兵?

李白呵呵一笑:「徐兄这话……我没有向徐兄出手的打算。」说着,他看向身旁的程冷柏:「冷柏,向徐兄讨教一下。事了赶快追上来。」语毕,李白向徐焰一拱手:「徐兄,告辞。」

徐焰大怒,虽然李白说得客气,但向程冷柏交代的那句,明显是觉得自己必败无疑。他恨得牙痒痒:「姓李的,纹兵那边我要加价!」李白呵呵笑着,却没有答话。只是几息后,李白与宋巧的身影便没入血雾间消失不见。

只剩下一个程冷柏与徐焰对峙。

「徐兄弟,在下程冷柏。慧洪城,参天程家之子,向阁下指教。」程冷柏实力本就不凡,加上那次败给金千机后,其傲气彻底被打压下去后,痛定思痛刻苦修练,其进境一日千里。

而且徐焰这样一个连本命纹图都没有领悟出来的一纹境纹师……程冷柏其实没有太过担心,只是徐焰在锻造的天赋太过骇人听闻,这才客气的道。

徐焰哼了一声:「要动手就来吧。」显然被李白的作态气得不轻。

程冷柏有点无奈。

眼前的徐焰大咧咧的站着,也没有作战姿势,整个人看起来错漏百出,全身都是破绽。偏偏徐焰却又要他先出手……程冷柏无奈的与徐焰干瞪眼,片刻后程冷柏回想起李白的交带。

他精神一振,对了,要快点赶回少主身边。

一念及此,程冷柏向徐焰一拱手:「徐兄,得罪了。」

呼。

身影一踏,向徐焰急扑而来。

桂林治疗白斑的医院
宁德治疗阳痿方法
宜宾治疗卵巢炎方法
桂林治疗白癫风医院
宁德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