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逍遥红尘仙 第二章 山崖亡命

2019-10-12 20:30: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红尘仙 第二章 山崖亡命

山谷中,到处都是淡色的花瓣粉末,被冲上了高天,在风中起舞,抑或掉落下来,碾入尘土。数十株桃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有一种说不出的萧条模样。

卓老收回手,长叹道:“你不该对小公子生出杀意。”

“呵呵,谁想要杀他?”李青城的眼神很明亮,露出计谋得逞后的快意。

卓老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他举目四眺,发现李风扬竟突兀地消失了,最起码,在山谷中已经没了他的踪影。

“我若不流露杀意,又怎能扰你心神,在你眼皮底下施展挪移术,将风儿送走!”

卓老一时无言,他刚才一直低着头,陷入回忆,而想来此刻的李风扬已遁出数十里,要在这茫茫大山中找寻,无疑是大海捞针。

李青城的眼神愈发的明亮,他放声大笑,长笑声穿透云霄,似要直达九天之上。

蓦然,笑声戛然而止。

李青城终是死了,虽仍紧握着断剑,但到底是断绝生机,连带他身后的木屋,似乎是因为之前的冲击,随着主人的逝去,也轰然倒坍。

一片桃源美景,成残谷,化废墟……

“我们回去复命吧。”卓老抿起嘴唇,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招呼柳家小公子上路。

看他的模样,是不想再去管李风扬的生死。

柳家小公子却是凑上前,得意的说道:“卓老,还有那个小鬼得处理掉呢。我之前在他身上留了印记,这小鬼就在我们东南方,三十里外,他逃不掉的。”

卓老一惊,上下审视柳家小公子,像是要重新认识眼前这个,尚有几分稚气,却已显露出阴狠的青年。

他像是真得苍老了十年,双唇不住蠕动,不知过了多久,才摆了摆手,嘶哑的说道:“老夫有些累了,你去吧……”

李风扬发现自己被一团金光包裹,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在飞快的移动,耳畔只有呼呼的风响,两边的景物不断变化。在挪移法术的作用下,他遁出山谷,飞过山涧

,穿越山林,来到一座大山的山脚处。

李风扬认得这座山,困龙山,只要翻过它,便能离开山野,进入尘世。

金光散去,李风扬跌落在地,他大叫一声,便爬起来,往山谷的方向冲去。

忽然,他心底回荡起一声叱问:“风儿,还不抓住我用命给你换来的机会,活下去吗?”

这是李青城的声音,也是他留在世间最后的话语。

李风扬浑身颤抖。

这一刻,他多么想大哭,多么想大喊,但他知道,不能这么做,绝不能在空静寂的大山里,发出半分属于自己的声响。

泪水模糊了双眼,李风扬转过身,望着高逾万米的困龙山,用尽全力在心底呐喊:“爹,你放心,不管前路有多少艰辛坎坷,我都会活下去,我要为你报仇!”

仇恨,彻底深种,逐渐萌芽,它会成为前进的动力,还是致命的毒药?

但无论如何,李风扬已经下定决心,要到尘世中去,习最顶尖的法术,寻最锋利的神兵,报仇雪恨!

他擦干眼泪,抬腿迈上困龙山。忽然,身侧伸出一只手,将他拦住。

李风扬转头看去,便见到一张带着几分乖戾笑意的阴翳面庞,一张刻进他灵魂深处的面庞,他瞬间红了眼,从牙缝中崩出两个字;“是你!”

“没错,我是来杀你的,快逃吧,若是让本公子玩得开心,就给你留个全尸。”柳家小公子居高临下,拍了拍李风扬的脸,嚣张大笑。他完全是种猫戏耗子的心态,从中享受到了变态的快意。

李风扬都快把牙咬碎了,他死死的捏着拳头,克制着自己,头也不回的远去。

“现在的我绝不是他的对手,我一定要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有机会!”

李风扬冲进困龙山,如灵猿一般,在茂密的树丛中飞快前进,很快他就找到一个隐秘的石洞,并找来一大堆藤蔓,将石洞遮掩好,再钻进去,藏身其中,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李风扬就听到脚步声。他瞳孔一阵收缩,冷汗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他屏住呼吸,竭力将自己的生机压制到最低,同时眯着眼,透过藤蔓的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啊!”下一刻,李风扬吓得尖叫,因为他看到了一只眼睛,一只满是戏谑的眼睛。

“桀桀,找到你了。”柳家小公子的笑声传来,听在李风扬耳中,无异于鬼魂索命。

“真是太无趣了,让本公子很不开心啊,就先给一点小小的惩戒!”一柄木质小刀,穿透藤蔓,在狭小的石洞中,一挑一斩,李风扬只觉左手传来剧烈的痛楚,他被削断三根手指,嫣红的鲜血流出来,怎么都止不住。

“继续逃,继续逃啊,哈哈哈,本公子还未尽兴呢。”

李风扬拾起断指,双目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他一言不发,冲出石洞,冲向大山更深处。

高逾万米的困龙山,地形十分复杂。李风扬躲进一片沼泽中,一动不敢动,浑身都被淤泥与腐烂的枯叶包裹着,并借助沼气遮掩住自身的血腥味。

“又找到你了。”如灵般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木质小刀化作青色的雷电,划过沼泽,将烂泥割裂。

巨大的危机感席卷全身,李风扬猛地将身体一沉,随后腹部一阵剧痛,他差点被腰斩,肠子都流出来了,堵在外面的烂泥被染的通红。

直到现在,李风扬彻底确定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被柳家小公子做了手脚,所以无论他藏得再好,都会被轻易找到。

不知不觉间,李风扬已走到困龙山的顶部,此刻的他失血过多,虚弱到极点,眼前一片漆黑,瞳孔都快涣散了,每走一步,都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完全是凭借着坚韧的意志在支撑着。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他一遍遍问着自己。

“既然逃不了,那唯有战!”

在山崖之巅,李风扬再一次见到柳家小公子,他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握紧了拳头,一步步走过去。

柳家小公子一脸的轻松惬意,意犹未尽地说道:“接着逃啊,小杂种,本公子就是要活生生的玩死你!”

“噗!”李风扬忽然露出一丝笑容,吐出一口混着血液的浓痰。

双方相隔很近,柳家小公子根本躲闪不及,被吐了一脸。他的神情顷刻间变化,先是惊愕,继而是不能置信,很快就转化为熊熊怒火。

“小杂种,你找死!”柳家小公子扬起手,狠狠的扇落。

“吼!”李风扬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咆哮,挥舞着右拳,迎了上去。这一刻他像是化作一团刺目的光,一团燃烧的火,无畏,无悔!

下一刻,李风扬便失去了意识,陷入永恒的黑暗中……

随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保山治疗男科费用
鸡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随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保山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