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河源市東源縣仙塘鎮第2屆村級籃球聯賽河源

2019-05-22 01:0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風冷颼颼地吹過位于廣東河源市仙塘鎮的仙塘公園,沒有一縷陽光從烏云下透出來。可廣場上,里三層外三層擠滿了人。人群中,一個穿著紅色小風衣的小女孩一邊打著哆嗦,一邊揪著媽媽,指著球場上那些高大的身影說:“他們怎樣那末黑,那么高?”一個精瘦的黑人小伙子,被對方從空中一把拉下來,觀眾群里傳出一陣驚呼,而籃球滾到了對方手里。他惱怒地向裁判抱怨:“打手了怎樣還不吹?”沒聽錯,他說的是中文,他是曾經有過塞內加爾國字號籃球經歷的努力(Nuro),這是一場河源市仙塘鎮的村級籃球賽。   京廣高鐵旁邊“看”

露天球场国际“范”

乔力、努力和捷克,三个黑人小伙子都来自塞内加尔,最矮的乔力也有1.90米,捷克身高更达2.04米,热完身以后,他们把上衣1脱,球衣上赫然出现三个大字,“木京村”。

河源市东源县仙塘镇的村级篮球联赛火了,在秩序册上,出现了5名黑面孔的外助;另外,季乐、王晶等职业球员也出现在名单上,原自由人青年队的李嘉健、在广州街球圈颇有名气的杨鹤都赫然在列。

这次从1月15日到23日举行的村级联赛到今年已是第2届。从秩序册上来看,这一系列比赛采取的是国际篮联规则,而且赛程显得很专业。8支球队先打一轮循环赛,然后积分前4名进行交叉半决赛,直至决出冠军。

球场并不是很专业,比赛的场地,是两块露天的塑胶场地,就位于仙塘镇的仙塘公园里。球场旁边有一座小土坡,对面盖了气派的村楼。球员要上个厕所,有点麻烦,公厕远在100米开外,大个子们狂奔向厕所,在外面排成一队等着上厕所的场面,在比赛日里是常态。

距仙塘公园几步之遥,是刚开通的京广高铁。火车的汽笛声、篮球的击地声、裁判的哨声、村民们的喝彩声,在冬日交织成了一曲特别的交响乐。

全村热捧“洋大牌”

最怕风“吹”记分牌

这次的村级联赛名叫“幸福杯”,在蓝色的秩序册封面上,印着一位不知名的球员飞翔在蓝天下欲扣篮的图像。秩序册的下方,写着主办单位:东源县仙塘镇委员会、东源县仙塘镇人民政府。

翻开秩序册,在参赛队中,除了“教育线”和“政府机关”两支球队外,其他球队均是以村名为队名。东方红村、新洋潭村、徐洞村、禾溪村、木京村和龙尾村大都带有自己鲜明的“印记”。比如在新洋潭村中,许多球员都姓赖;而木京村的5名队员都姓邱。

“幸福杯”显然是当地村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仙塘公园的广场上,早早就立起了一幅巨幅宣传画,画上的姚明、朱芳雨、易建联、孙悦和王治郅身着国家队服,表情凝重。

比赛开始前,村民们早早地从镇政府搬了一些桌子和凳子,布置技术台、替补席和医疗台。一条长长的电线,从马路对面扯了过来,为的是给比赛的24秒计时器供电。寒风中,计分员坐在一张凳子上,用手抓着布质的记分牌,由于稍不留神,寒风就可能把分数“吹错”了。

身材高大的村民刘锦强是个老球迷,他说:“原来比赛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不是那么热烈,镇里就想这样(请外援)搞比赛,可以激发大家的热情,更热烈一些。”

于是,木京村的3名外援,努力、乔力和捷克,就通过刘锦强儿子刘苡成的关系,请到了仙塘镇。他们也得到了明星般的欢迎。比赛结束后,村里的孩子们1脸好奇地围着他们,说:“你们怎么长得那末高呀?”捷克友好地说:“你们也能长很高!”

一个小男孩,忸怩地递过一个旧旧的篮球,乔力笑着给他在球上签了名,孩子的妈妈还很正式地和乔力握了握手,随后两人都笑了。

4年前打“非洲杯”如今村里徒伤悲

乔力是个黑人小伙子,1984年出身。见到时,先是用英文打招呼,熟络以后,开始讲他带着口音的汉语。“对呀,塞内加尔其实讲法语的,但我们还有本地话。”乔力说话声音很轻,也许刚开始学中文,所以语速很慢,身高大约1.90米,精瘦而且匀称的身体,看着就是一个标准的篮球运动员。

乔力在广西大学读中文系,今年才大三,而在来中国之前,他是一个篮球运动员。“我12岁开始打篮球,进过塞内加尔国家队,2009年我打过非洲杯啊。”乔力说起自己的过去,虽略显忸怩,但却非常乐意。在中国两年,他最大的乐趣是到处打篮球,收获了很多,除了掌握了一些中文以外,还有就是身边那个一直安静不说话的中国女朋友。

“我们在大学认识的。”乔力说道,他的女友极少在陌生人眼前说话,只是时常跟他耳语,“她学广告的,我学中文,她今年要毕业了。”

努力和乔力在场上配合很默契,他的突破很有职业球员的影子,他也和乔力一样,有篮球专业背景。在辽宁大学念国际政治专业,他平时最大的烦恼,就是本专业的同学不打球。“有日本的,有越南的,还有菲律宾的,惋惜同学们都不打球。”努力要解球瘾,唯有和体育系的同学打球。“基本上每天都要打球,不然不自在。”

努力说,自己的名字是学校老师给起的,“因为我的名字写起来是Nuro,是‘努力’的谐音。‘努力’也是勉励我努力学习的意思,所以我也很喜欢。”

到了篮球场一热身,还是能看出他们几个经过职业训练的底子。乔力说自己在中国一直都在到处打篮球。“打篮球好玩,可以交朋友,也可以到处看看。我第一次来广东啊。”乔力说,他去过新疆,现场看过新疆广汇和广东宏远的比赛。

而努力也很愿意谈中国的篮球:“我很喜欢看CBA,我最喜欢辽宁队。”当得知是来自广州,他立即竖起大拇指:“广东队,厉害!易建联!”

“我喜欢易建联那个队。”乔力也说,“中国球员,我知道姚明、王治郅、易建联,国家队左手那个球员叫……孙悦是吧?我也喜欢他。还有国家队的8号,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当告知他,朱芳雨就是广西人。乔力嘿嘿地笑,“他很厉害。”

不爱篮球爱中文

梦想回国当老板

乔力非常了解非洲篮球,“安哥拉拿了10个非洲冠军,但是我们也有5个非洲冠军。塞内加尔是女篮厉害,女篮拿了10个非洲冠军了。”乔力说,“但我们国家职业联赛发展还不行,不像安哥拉那边发展得好。”

对塞内加尔第一个NBA球员迪奥普,乔力1脸仰慕,他很遗憾自己在国家队时没有机会与他一起打球。“塞内加尔联赛,职业球员一个月能拿多少钱?”问。乔力想了一下说:“1万左右。”

“1万美金?”“不不,一万元人民币。”告知他,CBA最便宜的外援,目前可能都要10万美元一个月,乔力很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作为曾经的篮球运动员,他应当知道职业球员可以挣钱,但他却选择了读书这条路。

“学中文很重要,回去以后很容易找到工作。你不知道,塞内加尔有很多中国人。”乔力说,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市中心的“百年大道”现在被当地人称做“中国市场”。这条大道也叫戴高乐将军大道,两旁的二层小楼都被中国商人租下,几年来这些房子的租金已从9万西非法郎涨到了40多万西非法郎。

大量的中国商人来到了塞内加尔,或许是乔力们放弃自己的职业篮球,而到中国来读书的原因。“学好了我应该会回去,然后跟中国人经商。”乔力说。

无论是乔力、努力还是捷克,都已很好地融入了中国,就连用筷子都很熟练,也许以后回国和中国商人打交道,会容易得多。

村里有个“经纪人”

学生搞起“俱乐部”

“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打球?”很好奇地问乔力。小伙子指了一下他的一个队友,“我跟他以前打球认识的,一直保持联系。”

他的这个队友叫刘苡成,是广州体院的大三学生。有意思的是,他们几个小伙子在家乡创办了一个篮球俱乐部,主创者竟然都是广体的大学生。

和聊天的大眼睛小伙子叫古志鹏,是广体体育教育专业的学生。他们创办的这家河星体俱乐部,已搞了两年了,由于长时间在外面打球,认识了很多朋友,这一次村里允许请外援,他们一口气给村里拉来了7个“外援”。除3个塞内加尔队友以外,还有4个都是广体的学生(按规定,不是本村户口视为外援)。

“我们平时就是搞培训为主。”古志鹏说,“去年我们第一期在河源培训,有500多个学员。”

算起来,他们是1992、1993年出生的小伙子,在大二就开始创业。“我们的培训期大概1个月吧,就收500多元。”古志鹏已有经营者的思惟,连忙说,“这些一点都不贵啦,我们还送两套衣服,一个篮球。”

“我们计划未来能有一个相对比较固定的球队,多做一些基础的东西,可以推动更多人爱上篮球。”古志鹏他们显然有自己的抱负,从大二就开始创业的小伙子,谈吐也非常老成。

“毕业之后打算以此为业吗?”问。停顿了一会,古志鹏说,“应该还是会找份工作吧,这个应该是副业。”

冰糖炖柠檬的做法亚麻籽椰蓉面包的做法下饭家常菜蒜香3丝的做法

三伏天夏枯草清肝补血
清洁高品生活 惠达卫浴系列评测
西南科技大学获国家重大科研仪器专项资助
分享到: